光彩集团

光彩集团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文保专家杨军昌:残损千年的萧后冠如何再现光

时间:2019-06-15 08:34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萧后冠实验室考古与保护成果展”在扬州博物馆开幕,经过清理保护的萧后冠原件和仿制品同时亮相是这次展览的

9月18日上午,“花树摇曳 钿钗生辉——萧后冠实验室考古与保护成果展”在扬州博物馆开幕,经过清理保护的萧后冠原件和萧后冠的仿制品同时亮相是这次展览的最大看点。展览开幕前,主持萧后冠实验室考古与保护项目的西北工业大学教授杨军昌博士在扬州博物馆报告厅进行了一小时的报告会,向观众讲述了萧后冠如何远赴千里从扬州的考古现场到西安的实验室的幕后故事,揭秘了实验室考古的诸多细节。报告会由扬州市考古研究所所长束家平先生主持。

文保专家杨军昌:残损千年的萧后冠如何再现光

报告会现场
萧后冠考古为何备受关注?
萧后冠是隋唐时期的命妇礼冠,是目前考古发现时代最早、等级最高、保存最完整的礼冠。2013年扬州隋炀帝墓入选全国十大考古发现,萧后冠是这一考古发掘的重要文物,自然颇受关注。
据介绍,在萧后墓的考古发掘中,考古专家在清理一处遗迹时发现大量散落的小件遗物,包括残断的铜丝、破碎的铜片、风化严重的小珠等,现场判断是一具结构复杂的冠,因为扬州土壤呈酸性,对金属质文物有很强的腐蚀性,所以萧后冠出土时的保存情况很差。报告会上,扬州考古所束家平所长回忆说:“在清理这件冠饰时,用木签稍微碰一下,冠上的铜饰件就会断裂。”为了更好地保护文物,扬州考古所停止了现场清理,召开专家会议,经国家文物局介绍,扬州市考古研究所与陕西省文物保护研究院展开合作,决定将冠饰挪到室内进行实验室考古与保护修复,而这项工作的负责人就是杨军昌教授。
据杨教授介绍,为了最大可能地揭示、保存和释读文物信息,考古工作者使用X-光无损探伤、扫描电镜能谱分析、CT、红外光谱分析、3D扫描等科技手段开展相关研究,探明了萧后冠的框架结构、花树分布、饰件材质以及制作工艺等。
萧后冠的框架主要由2个博鬓、呈十字交叉的2道梁和呈环带状的3道箍组成,共有13棵花树。制作萧后冠所用的主要材料有铜、金、玻璃、汉白玉、珍珠、木、漆、丝等;加工工艺包括锤揲、焊接、掐丝、镶嵌、珠化、鎏金、贴金、錾刻、抛光、剪裁、髹漆等11类。在此研究基础上,2016年1月项目组委托北京的专业公司制作萧后冠的仿制品,以期向大众呈现萧后冠的“真容”。

文保专家杨军昌:残损千年的萧后冠如何再现光

修复后的萧后冠原件

文保专家杨军昌:残损千年的萧后冠如何再现光

萧后冠仿制品
在此次展览之前,扬州市文物局组织国内有关历史、考古及文物保护专家于9月5日在西安召开了“扬州隋炀帝萧后冠实验室考古与保护”的项目结项会。参加结项会的专家肯定了萧后冠考古取得的诸多的成果:“明确了萧后冠的基本结构、加工工艺、材料属性,为研究隋唐时期礼冠制度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首次发现南方地区隋唐时期的棉,为我国棉花的栽培与传播提供了新的资料;首次发现鎏金铜珠化工艺制品,揭示了隋唐时期铜钗、钿花复杂的结构与工艺特征。”

文保专家杨军昌:残损千年的萧后冠如何再现光

清理出的钿花和X光探伤检测下的钿花(杨军昌供图)
虽然说萧后冠考古成果颇丰,但这些成果的取得并不容易。杨军昌教授原是陕西省考古研究院的总工程师,曾与德国专家合作保护研究过唐代李倕冠,主持过唐代贵妇裴氏冠保护与复原研究。不过这两件文物有所不同,李倕冠的大多数饰件是金制品,保存状况良好,而萧后冠结构复杂、劣化严重,饰件材质多样、饰件交织叠压、相互关系紊乱,还有诸多不确定性。令杨教授感到庆幸的是,从扬州考古现场到西安的文物保护实验室,尽管路途遥远,但萧后冠在搬迁运输过程中得到了很好的保存,保持了考古现场的状况。就这一点来说,萧后冠考古现场能够很好地搬迁至实验室,于考古工作者,于文物本身,都是一件幸事,当然,这得益于扬州考古所很强的文物保护意识,以及项目组对萧后冠保护性搬迁所做的精心筹备。
萧后冠如何千里赴西安?
“萧后冠保护项目始于2014年3月初。2014年5月,经过3周的准备,项目组于5月25日赶赴扬州,开始考古现场文物保护工作,至31号完成了萧后冠的保护性搬迁,并把萧后冠的石膏木箱及收集的脱落样品全部移交扬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入库保存。2014年7月7日,扬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护送萧后冠至陕西省文物保护研究院入库,8月20日转至珍贵文物保护修复实验室开展前期研究。萧后冠的实验室考古清理工作始于2014年的11月初,到2015年10月底主要清理与保护工作基本完成。”
脆弱的萧后冠从扬州千里赴西安,如何保障这一路上的安全是考古工作者尤其要考虑的重要问题。报告会上,杨教授特别就这一点向观众进行了说明。
据杨教授介绍,在装箱、搬运之前,考古工作人员需要先用3D扫描将萧后冠的形状扫描下来,再进行照相记录,对散落的饰件进行收集、记录并称重等。对文物原始状态的信息进行过细致记录后,才开始制作石膏箱。先用保鲜膜裹住过滤好的细沙,用这种特制沙袋将萧后冠表面凹凸不平的地方填平。随后,再用保鲜膜将冠盖严实,起到隔离的作用,然后用有良好固形性的石膏绷带将冠整体固定好,最后做一个石膏箱进行搬运。进入实验室后,对文物进行的每一项工作,项目组都留有详细的记录,“我们会先建立一个以1厘米为单位坐标网格,所有清理出的饰件要注明位置、标号,我们还安装一台延迟摄影设备,每五分钟会自动拍下我们的工作图片”,而清理文物留下的所有痕迹都分门别类地保存记录,“从萧后冠上清理下来的泥土,我们全部都存着,这次扬州的展览中展示了两瓶泥土,其他的全部标号保存,现保存在扬州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杨教授介绍说,“这次的展览只是萧后冠实验室考古与保护的成果展示,萧后冠的长期保护方案正在进一步研究完善之中。”

文保专家杨军昌:残损千年的萧后冠如何再现光

填充考古清理的凹坑,避免坍塌或移位(杨军昌供图)
(责任编辑:皇冠)
------分隔线----------------------------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